奇幻《电子梦》能超越《黑镜》的神话吗?(二)

众鑫娱乐

2018-02-28 23:10:55

电子梦:菲利普・狄克的世界

文 | 王俊俊

奇幻《电子梦》能超越《黑镜》的神话吗?

(二)

其实从名字就不难猜到,这是一部由菲利普狄克的短篇小说改编的科幻剧。

菲利普・K・迪克(PKD)的小说曾改编为多部影视剧,包括脍炙人口的《银翼杀手》,《宇宙威龙》等等,但总的来说,他的长篇改编的较少,电影改编多取自中短篇(《记忆裂痕》,《命运规划局》,《少数派报告》等等),也许对于短篇而言,编剧和导演更能从容的展开

上个月末这个月初,备受关注的《银翼杀手2049》上映,在北美好评如潮,口碑票房双高,并已定档国内在11月上映。这对老影迷和广大观众都像是打了一针鸡血一样,期待这部科幻大作的续集。

而9月18日开播的《电子梦》,像是大片的前奏,一道道精美的开胃菜。想要更多的了解PKD的风格,这部剧无疑是最好的补课机会。

这部剧目前已经出了3集,但已经让人明显发觉到,这是一个和黑镜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同为科幻剧,《黑镜》是有非常明确的主题色彩的,即把一项科技或社会现象夸张到极限,然后借此观察讽刺人性的丑恶面。

而《电子梦》,真的就像一个个色彩斑斓,奇谲诡异的梦。

打开一集《电子梦》,就像打开了一个梦的胶囊。

一方面它流光溢彩,充满赛博朋克的美感,色块炽烈,绚丽多姿;

另一方面它无来无由,对于故事背景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,全靠观众自己猜。那种颓废的,反乌托邦的,高概念的逼格,强迫你一个单词也不能漏过,必须全程让大脑高速运转才可以“猜懂”一个故事的所有细节。

看《电子梦》的过程,就好像是让你进入了PKD的梦境。一场梦做下来,也许你领悟到一点它想传达给你的,又也许你只是记住了女主脸上那块鲜艳的胎记而已。

轻微剧透!!!!!!

1

第一梦 做头罩的人

在剧集故事中没有交代背景。原作的背景是,未来,由于氢弹试验事故,世界产生了一批变种人,每个都有读心术。这些人被称作teep。原作只有12页,极权政府利用teep来控制社会,而民间有一个做头罩的人,来反抗政府读心。

男女主都是小有名气的演员,尤其女主的化妆令人印象深刻。在这个昏暗,破旧,尘土飞扬的世界里,编剧对原作进行大量的改编,使得整个故事的矛盾更加激化,更加深刻。普通人,政府,头罩者和teep之间的矛盾,和开放式的结局,让我一发入魂。

2

第二梦 不存在的星球

这一个故事原著只有8页。在原著里,他们找到的星球就是地球。然而剧集的结尾改的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。最后那个梦,真的让人觉得,所有这一切也许没有什么道理可讲,可能就是一个梦。

3

第三梦 通勤者

通勤者的细节很重要。自从通勤者去到那个不存在的世界后,它不动声色的变化着主人公的命运。

原作故事的背景是讲一个差一点就建成的小镇,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建成了。另一个世界的人偶尔会来此问路,而一旦发现弄错了,就会突然消失。主人公去到另一个世界之后,发现自己现实里的烦恼都消失了。这就好像是一个理想主义的逃避,一个乌托邦。

剧集的改编,把平行世界这种科幻的背景,改的更像是一个鬼魂,一个邪教。甚至让我想到了寂静岭。然而故事的核心还是没有变。最终主角(演技很棒)选择回到现实的家中,在看到儿子的那一秒,就结束了。

整个故事,没有头,没有介绍,就是任其发展。对于观众来说,你一上来就必须接受这是一个梦,而且不是别人的梦,就是你自己的梦。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必须要理解的。光是这个门槛,就表明,它根本不在乎大部分人能不能看懂。

所以,拿这部剧和《黑镜》做比较,是不理智的。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风格,不是同一个类型。如果强行按照《黑镜》的预期来看这部剧,那可就真的浪费了。它们的好,在不同的地方。

《黑镜》是披着科幻的外衣,不停的打脸讽刺观众,反思社会,抛出一个个哲学或者社会难题,那是人与社会的命题;

《电子梦》是让你在颓废的色彩中,大梦一场。

就好像午后不小心睡着,做了一个诡谲却又暗自不觉得突兀的梦,总在紧要关头独自警醒于黄昏,徘徊左右无人,抬眼看见火烧云、琉璃火,听着时钟的秒针一下下的转动,想起了小时候那些在田埂间,操场上,窗台前,看着夕阳或灰蒙蒙的天空,虚度的日子。这是人与人,或人与回忆之间微妙的联系,就好像透明的空气中总是飘着些什么东西。